周诚君:越来越多境外市场主体投资人民币

2019-09-12


湘江金融圈消息:2019年9月11日,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办,湖南省商务厅和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联合承办的中非人民币国际化论坛在长沙举办。以下为中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巡视员周诚君的主题演讲内容。


周诚君:  今天我想从几个领域跟在座各位嘉宾,特别是非洲以及跟非洲开展相关密切投资、贸易往来的企业,包括个人,甚至包括金融机构来说一说关于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跨境使用的一些考虑。


第一个,我们先想一想为什么在中非之间,我们的投资贸易往来用本币来结算非常重要?我今天吃早饭的时候问了一下徐厅长,湖南也已经开始出现这种趋势,什么趋势?就是有大规模的、成建制的中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到我们的周边国家,到非洲国家去投资兴业,去建产业园、工业合作园区、合作经济开发区等等,当然它的背景有很多,比如中国的高质量发展、产业结构调整、中美贸易摩擦等等导致国内的成本提高,所以有些企业竞争力不在,他就得把一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具有劳动密集优势的周边国家去,当然包括在座的很多非洲国家。老挝也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目的地,非常也一样,非洲是我们中国目前第四大投资对象、投资目的地。


我说相当一部分的中资企业到老挝去投资一个产业园区、工业园区,十几个平方公里,但是我们的中资企业去之前,要把手头的人民币换成美金,拿了美元以后到老挝去投资,投资的时候要验资,要开户,他得把美元换成老挝当地的货币叫吉普,但是这些大规模的投资,到老挝去的投资,他购买的机器、设备、生产线,甚至原材料、劳务以及很多相关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都是从中国大陆进口,因为本来就是中国大陆的企业过去投资的,所以当这些企业从中国大陆进口这些商品、货物和劳务的时候,他又要把老挝吉普换成美元,中国的出口企业在收到这些美元以后,他又要把美元换成人民币,因为我们的所有企业记账货币,它的资产负债表、损益表都是用人民币编制的。所以我跟老挝中央银行的行长和副行长说,双方的企业在这个过程当中要把货币变成美元,美元变成吉普,吉普再变成美元,美元再变成人民币,这无疑会大大增加我们双方企业的兑换成本、汇率风险,会让这种投资贸易变得不便利,我们为什么不用人民币呢?我们为什么不用双方的本币呢?所以这里面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既然中国和非洲之间,我们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投资贸易伙伴,我们之间的投资贸易为什么不用双方的本币来结算呢?


刚才加纳大使问我,加纳现在非常希望跟中国签订一个双边互换协议,我说中国中央银行对这个事情非常开放,昨天我还给加纳的中央银行回了一个邮件,但是确实我们观察到中国和加纳之间,双方投资贸易用本币结算的比例还是太低了一点,我们希望这个比例能有所提高。我们不是为了推广本币,最关键的是要让双方的市场主体,特别是企业在双边的投资和贸易活动当中感到便利,能够降低他的成本,能够帮他减少汇率和汇兑的风险,所以这是第一个我们为什么要去推动双方的本币合作、本币结算。


尤其是如果我们进一步考虑,我们两个国家,非洲有很多国家,我们跟非洲的很多国家交易,如果我们之间的货币能够直接交易,能够直接形成两个国家货币之间的汇率,而不是要通过其他的第三方货币比如美元去套算,这个价格对双方的市场主体,包括金融机构而言,这就是一个更加透明,更加可以有预期,更加稳定的一个价格,这不光能够大大推进企业市场主体,降低我刚才说的那些风险和成本,而且能够实质性推动双边的投资和贸易用本币结算,因为两个国家之间的本币它的价格、汇率已经可以通过交易来直接形成,不需要通过其他货币如美元来套算,所以这是我想在这儿强调,而且我也大力呼吁中非之间的投资贸易往来更多地要用本币来结算,要用本币来实现。


今天我们在座的还有一位中国建筑的总财务,前不久我们也找他们开会,目前非洲是中国最大,最起码也是第二大海外工程承包市场,我们在非洲有大量的大型工程项目,围绕着这些大型工程项目有很多投资,也有很多相关的融资,还有很多我们银行的垫资,过去这些资金都是用美元。但问题是不管是对于中国,还是对于所有非洲国家们,还是经济体们,美元都不是我们自己掌握的,美元都是一个稀缺资源,哪怕对于中国,我们现在有3万1千亿的外汇储备,我们觉得美元也不是我中国中央银行能够印刷的。所以我们两个国家之间,如果更多地围绕着这些项目、这些投资、这些贸易用本币结算,还能够帮助我们减少、降低对美元的依赖,更多地帮助我们把你手头有限的美元用到其他我们觉得可能更重要的,对你来说更有意义的国际场合,至于贸易和投资就让我们用本币吧。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想讲的是中国中央银行对于跨境人民币的使用,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目前的政策框架。如果说早期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跨境使用,我们主要侧重于贸易和直接投资领域,我们强调在一般贸易,在FDI、ODI这些领域,我们更多地用本币结算,帮助企业和市场主体降低汇兑成本,之前我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我们中央银行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就是围绕着人民币怎样在国际贸易和直接投资当中发挥结算货币的作用。再加上这里面有一个过程,就是从2005年7月份开始,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我们实施了改革,人民币从2005年7月1号开始变成一揽子货币的反映市场供求规律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一句话就是人民币开始对美元浮动了,从2005年7月21号人民币汇改到2014年年底,人民币上升了将近40%,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一个非洲的市场主体在投资和贸易活动当中,你如果接收了人民币,你不用拿这笔人民币去投资,因为人民币本身在升值,你就拿到了40%的收益率。所以我说如果在2015年之前,我们强调人民币是一个贸易和直接投资的结算货币的话,从2016年开始,中国中央银行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框架开始进一步往前推动,我们一方面努力推动人民币加入SDR,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篮子货币,而且我们成功了,我们的份额还很高,我们的比例达到10.92%。另一方面中国中央银行会同监管部门大幅度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让境外的市场主体,让非洲的朋友们,你们有这个途径可以到中国金融市场上来投资中国的金融产品,债券、股票等等。昨天我从北京到长沙来,我的航班先后改了4次,之所以一直要改,不是因为航班延误或者天气原因,是我在北京不停有会议要参加,其实两个会议都跟这个有关系,就是还要进一步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


今天早上我看了一下,现在最新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美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今天早上大概在1.73左右,最近它反弹得还比较厉害,上个月这个时候,它都跌破了1.5%。德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负的,日本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负的,主要发达国家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全是零以下,唯独一个好一点的是英国是正的1.3%,中国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多少呢?我今天早上看了一下,还有3.07%,也就意味着如果一个非洲的市场主体你手头持有人民币,哪怕就投我的十年期国债,这是一个没有风险的投资,无风险,收益率就能达到3.07%,就能比主要发达国家你认为好的金融资产回报率都要明显高一大截。什么意思呢?只要中国开放我的金融市场,让境外的市场主体能够到中国的金融市场上来购买金融资产,我就能保证给你们非常高的回报。如果你的风险偏好还更高一点,你可以买我的政策性金融债,它的回报在4%左右。如果你的风险偏好还高,你还可以买我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发行的金融债,它的回报率可能到4%到5%左右。如果你的风险偏好还高,你可以买我的银行间的信用债,它的回报可能会达到6%到7%。


从2015年、2016年开始,中国中央银行在这方面不遗余力地推动中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昨天我们通过媒体发布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今天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网上也传得非常广泛,早上苏行业也跟我提到,就是从昨天开始,我们宣布取消了RQFII、QFII的额度和准入限制,这就意味着不管是你是通过QFII途径还是RQFII途径,我们的金融市场完全开放,你可以来买我们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


这个时候我说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的跨境使用在我中央银行的设计里面,它就成为一个国际投资货币,它不仅成为一个普通的国际投资货币,同时,它还成为很多国家中央银行愿意去追求,去持有的储备货币或者说官方储备货币。目前,全世界已经有76个国家把人民币作为这个国家的官方储备货币,非洲目前有4个国家把人民币作为它的官方储备货币。之所以很多国家它中央银行的主权财富基金、财政部门愿意把人民币资产作为这个国家的储备资产,把人民币作为这个国家的储备货币,那还是看重了,第一,人民币资产的回报率高,第二,中国中央银行是一个负责任的中央银行,中国政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我们的资产是稳定的,在清偿力上是可以得到保证的,人民币汇率总体上在新兴市场国家当中是相对比较稳定的。所以顺着这个思路,我们相信下一步会有越来越多的境外市场主体,包括在座非洲国家的企业、金融机构以及其他所有的合格投资者,也包括你们国家的中央银行,到中国的金融市场上购买、持有、投资我们人民币金融资产。


而且同时,我们还考虑到任何一个非居民境外的市场主体,他只要持有投资人民币资产,他就存在着一个非常重要的需求,他要管理好货币错配,他要管理好汇率风险,他要管理好这些人民币资产的流动性,所以他要进行对冲,他要套期保值,他要开展人民币的外汇交易。所以一方面我们对能够进入中国金融市场上来购买人民币金融资产的市场主体开放了外汇市场,你可以到境内人民币外汇市场来做套期保值,做对冲,做流动性管理,同时我们也跟很多跟中国有货币合作的国家加强合作,在对方国家推动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发展,在当地形成人民币外汇市场,为当地的市场主体持有人民币的头寸和人民币资产提供风险管理、套期保值和流动性管理各种各样的机制以及政策安排。我们相信随着这方面政策的完善,境外市场主体持有投资人民币的各种便利性会得到进一步强化,我也跟大家透露一下,昨天我飞机不断推迟的另外一个重要的会议就是我们下一步在这方面还会有突破,我相信这个政策应该很快就会对各位宣布。


这个时候我相信人民币国际化或者说人民币的跨境使用,或者说在座各位非洲的朋友们,你们投资持有人民币的意愿会得到进一步地提高,你们的需求会得到进一步地满足,你们各种各样对中国中央银行提出来的便利性政策诉求,我们也会不断去改进优化。这个是我想讲的第二个问题,中国中央银行关于人民币国际化,关于推动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政策框架。


我想讲的第三个问题是,可能跟在座的更密切相关一点,就是作为一个非洲的市场主体,作为一个非洲的金融机构,我怎么更好地去使用、投资、持有人民币?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决定了我们的政策框架,我们双边之间的货币合作能不能真正落地。这里面第一个问题非常关键,就是我们要有人民币的账户,特别是非洲的市场主体,不管你是一个中资的市场主体企业,还是一个非洲当地的市场主体,他要在非洲的商业银行开有人民币的银行账户,只有他开有了人民币的银行账户,才能把人民币存起来,才能基于这些账户对相关的经济活动,比如投资和贸易进行结算,因为几乎所有的现代经济活动都是通过银行账户来结算的,少量通过现钞,所以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就是非洲的市场主体一定要在非洲当地的银行开有人民币的结算账户、存款账户。


  第二个就是非洲的当地银行、商业银行一定要跟我中资银行,不管这个中资银行是在非洲的分行,比如工商银行约翰内斯堡分行,还是标准银行或者是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商业银行,要开有同业往来账户,因为非洲的商业银行在给非洲当地市场主体开立银行账户以后,这些人民币最终要通过境内的商业银行进行清算结算,非洲的市场主体之所以要用人民币,多数情况下是跟中国大陆境内的市场主体发生收或付,而大陆的市场主体开户银行都在大陆的商业银行,所以要想这些收付用人民币里实现,市场主体之间的开户银行一定要有同业往来,一定要开有同业往来账户,所以它的第二个基础就是各位非洲商业银行的同事们,你们一定要在当地中资银行或者到中国大陆的商业银行来开一个同业往来账户,当然这个同业往来账户也可以开在汇丰、花旗等等开办人民币国际业务的商业银行。


第三个,除了你可以在同业之间开这些账户,我们还提供了其他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作为附加,作为一种更便利化的措施,比如我们已经兴建了CIPS,就是人民币的跨境清算系统,人民币的跨境系统它是一个7×24小时不间断的运行系统,它可以覆盖全球所有的时区,让非洲和中国大陆之间发生的人民币跨境支付不因为时差而导致到账时间要推后一天,比如你是一个非洲的市场主体跟中国大陆市场主体在贸易当中要付一笔人民币,因为非洲的市场主体在支付这笔人民币的时候,我们中国大陆正好是晚上,不开业,所以这就意味着中方这边的企业要第二天才能收到,但是如果通过CIPS他当天就可以收到,因为CIPS是覆盖全球,基本做到了7×24小时运营。


另外我们还提供了清算行的制度安排,清算行是中国人民银行指定在境外的一些国家,比如在非洲,我们在南非,在赞比亚就指定了中资银行当地分行作为人民币的清算行。清算行的好处,第一,让非洲的银行足不出户,你不用处境,你不用跑到中国大陆来,你就可以在当地的人民币清算行开立一个清算账户,实现人民币的跨境清算。第二,清算行一定程度上它跟我中央银行的系统连接在一起,我可以为清算行提供更多的人民币流动性保障,所以这是第三个,我们可以专门提供的关于人民币跨境使用的一些比较便利化的基础设施。


另外一个就是如果我们按照这些便利化的要求,在投资和贸易当中,我说非洲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收到了人民币,人民币也通过账户沉淀下来了,那人民币能用来干嘛?怎么用好这些人民币?当然一个最基本的就是你可以拿着这些人民币到中国来采购,我们注意到在非洲,只有两个国家对中国是顺差国,其他大多数50多个国家对中国都是逆差国,意味着他要更多从中国来采购货物,他拿着这些人民币直接从中国购买商品和劳务。第二,我刚才说了,他如果有多余的人民币,还可以通过中国的金融市场、中国的金融工具、中国的金融产品来保值增值,我们的商业银行在这方面会做好各种各样的服务,你可以购买人民币的债券,购买人民币的股票,甚至购买人民币的理财产品等等。第三个,你如果多出来人民币还可以发放贷款,还可以对当地或者对中资企业,甚至跨境提供人民币的贷款,作为金融机构而言等等,就是说在中国我这个市场已经对你们开放了,跨境资本项下的交易,特别是对于合格的机构投资者都可以做,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有了人民币的头寸没法使用的问题。


第四个相关的问题就是如果我确实想用人民币,但是又找不到人民币的来源,人民币流动性不足怎么办?我们中央银行在这方面也做了一系列的安排,刚才我说到你只要开立了账户,中资银行可以提供相应的账户融资。我刚才提到清算行,清算行是我们给对方国家金融市场和当地市场主体提供人民币流动性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而且清算行的价格是优惠的,清算行的流动性是可以从中央银行得到充分保障的。第三个,就跟刚才加纳大使先生跟我提的一样,我们跟很多国家,目前有37个国家签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通过货币互换协议,我们可以给对方国家提供人民币的流动性。在非洲目前有南非、埃及、摩洛哥和尼日利亚跟中国签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大概有十多个国家现在正在跟中国商量,非洲国家怎么进一步来磋商,并且签署我们双边的货币互换协议问题。另外,对方国家如果在缺乏人民币的时候,还可以通过发行熊猫债,在香港等国际金融市场发行点心债,以及找中资银行进行人民币购售等途径获得各种各样的人民币支持。所以我想只要是我们双方能够建立这样一种信心,这样一种意识,这样一种习惯,在双边投资和贸易活动当中更多用人民币结算,可能不用担心人民币的用处和人民币的来源问题,我相信不管是中国的中央银行,还是中国的商业银行都会提供相应的保障。而且我在这儿也想借这个机会跟所有非常乐意跟中国之间加强投资贸易往来,加深金融合作的国家们,尤其是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们提一个倡议,让我们更多地签署双边的货币合作,尤其是本币结算的协定。让我们双边之间的投资和贸易往来更多地用本币来结算,让非洲的市场主体,特别是机构市场主体更多地持有投资人民币资产。


那么在这里面,最后一个我想强调的就是中国的中央银行和所有境内的商业银行也非常愿意在能力建设方面,为非洲的国家,为非洲的中央银行,为非洲的金融机构等市场主体提供帮助,因为最简单的道理是如果我们的商业银行,我指的是非洲国家当地的商业银行,它要提供人民币账户,提供人民币产品,提供人民币的结算服务,提供人民币的投资,它就意味着它得有相应懂人民币产品的人才,它得有人民币业务的合规风控、内部管理,它得有人民币的统计、数据申报,它得在它的核心业务系统里面增加人民币币种,它得改造升级各种内部管理系统。在这方面中国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非常愿意提供各种各样的培训、技术支持以及关于产品服务和系统升级的非洲商业银行所需要的各种各样的能力建设方面的帮助,我们愿意组织工作组到非洲国家有开展人民币业务需要的市场,帮助你们升级改造系统,帮助你们培训相关的业务人才,帮助你们了解中国中央银行关于人民币政策的政策框架和一些优惠措施。


另外一个,中国中央银行也总是准备着为非洲国家的市场主体,为非洲国家的金融市场,当你需要人民币流动性的时候,我们提供各种各样的人民币流动性保障,我们对所有非洲国家跟中国签署双边货币互换协议也好,合作协议也好,本币结算协议也好,持开放态度。同时,我们也非常乐意总是时刻准备着为非洲国家的市场主体,特别是金融机构,特别是中央银行,如果你想进入中国的金融市场,持有投资人民币的金融资产,我们愿意给你们提供各种各样的咨询、代理以及其他相关的服务。此外,中国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还非常愿意和非洲国家的中央银行和市场主体们一道,一方面在中国大陆推动你们国家的货币和人民币直接交易、直接挂牌,形成直接汇率,同时也在非洲各个国家推动发展人民币的外汇市场,在你们当地国家形成人民币跟你们所在国家货币的直接交易、直接挂牌和直接汇率,更好地便利中国和非洲各国之间的投资贸易往来,帮助我们的市场主体最大程度地降低汇率风险。